九十华诞暨从艺七十年谭兴渠画展于2014年10月10日在太原开展

时间:2014-10-10 08:40:41 点击: 【字体: 收藏


九十华诞暨从艺七十年谭兴渠画展于2014年10月10日在山西美术馆(太原)开展!




精与神灵聚   审象于净心                                 ——谭兴渠先生艺术作品的审美趋向

 

桑塔也那在《美感》中说“快感在固着自己内心的时候,不能漠视美感,必须离开自己,附着于对象的物象之后,即快感被客观化,才能成为美感。”这就说明,寻找情感的对应物在情感的交流中有着重要作用,而艺术的表现就是要借一萌芽而绘春色如云,数落叶而见秋面如杀。谭兴渠先生正是这样去发现与表现这异彩纷呈的万千世界的。谭兴渠先生往往是被对象——一花一鸟抑或是雨后迷蒙的青山,以及朝霞、暮霭所触动,保持着最初萌发的直觉感受,乘兴一气呵成,正所谓“意得而舒怀以命笔”。同时他又能够冷静地凭借娴熟的艺术技巧对对象进行不同的墨色处理。其作品中不乏“衣带渐宽”的苦练与跋涉;亦有“仓卒忽至”的灵感勃发,仿佛北宗的“渐悟”与南宗的“顿悟”互相包容。这种物化审美理想的方式使得他的作品在当今的画坛上以丰富的想象力、绚丽的色彩而独具装饰的魅力。艺术创造不只停留在对所依据的客观对象的被动把握上,中国传统美学的最高境界是“以意写形”,也就是说,造型写生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去写意,刘勰在《文心雕龙》中说“神与象通”便基于此。齐白石说:“善写意者专言其神,工写生者只重其形;要写生而复写意,写意而复写生,自能形神具见。”艺术魅力作为艺术品的意趣、情趣所激发的美感效应,首先取决于主题情感寻找客观对应物的眼光,而这种对应物多是蕴含着精神潜流的感性生命体,它使得自然结构在转化为艺术构成时完全排斥纯粹的位体转移。谭兴渠先生创作的许多艺术形象正是这种审美认识的产物。艺术家对于物象的美感认知决定他的审美层次,如果不是以猎奇或冷漠的目光去阐释物象,而是用心灵与性格去融合物象,进入创作时才能保持富有创造力的心态,放笔直下,取象不惑,游刃有余,以至即兴放达,轻松自如。   “美术作品是作者审美认识的物化”,这就是说其必须是“审美创造”。只有守住这个底线,才能保证作为诉诸受众视觉欣赏的是有别于其他艺术形式的作品。网络是这个时代信息的主宰,同时它赋予艺术全新的外衣与语汇,而这其中图像艺术无疑是网络世界的艺术之花。网络的出现给人们 的文化生活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同时网络科技的发展也推动着绘画艺术的迅猛变革,人文环境的变化与科技进步迫使艺术审美必须适应这种巨变,否则艺术创作的时代性与当下性便无从谈起。网络图像的“不真实”以及审美的感性扩张与理性缩减要求审美形式从独属精英享有向归属大众作一转化,从这一意义上来说,谭兴渠先生的作品正是以这种方式适应了时代的要求。

 

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刘大为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平实大家 浓彩人生                 ——为彩墨大师谭兴渠先生作

谭兴渠先生是我的恩师。20世纪70年代初,我在榆次纺织工业学校工艺美术专业学习,谭先生是我的老师。转眼40年过去了,先生已至耄耋之年,我也由一弱冠学子步入近花甲之列。自学校毕业后,我未从事绘画事业,但先生严谨治学、勤兢做人的高尚情操及平和淡泊、不为名利所累的做人品行却一直感动着我、影响着我。先生曾告诫我说:“艺术是艺与术的结合。艺包含艺术思想、人品及诸方面的修养;术则是艺术技巧、艺术手段。要先做好‘艺’,而后才能真正做好‘术’。”先生的彩墨画,早在20世纪90年代已享誉海内外,得到艺术界高度评价。但作为山西工艺美术教育的开创者与中国彩墨画的拓荒者,先生始终保持低调做人,平和处事,强调“踏踏实实作画,画自己心声,把纯洁、善良与美好用作品展示出来。先生是中国为数不多的较早对彩墨进行探索并通过作品大胆实践而卓有成就的艺术大家之一。彩墨起始于明代早期的青绿设色。明末期间,水墨风格的文人画兴起,青绿设色因易流于匠气、火气,遭到了当时所谓主流画派的挤压,遂逐渐旁落。但随着社会时代的不断发展、人们审美情趣与追求的不断变化,彩墨画这一传统艺术在色彩运用上兼收并蓄,在墨的概念上探索突破,使彩墨画蜕变升华,得以以一种全新的形式呈现在众人面前,并得到了广泛认可,先生正是这一新型艺术形式的杰出代表。也正是先生与众位大家一起,以墨为本,古今兼用,中外兼学,以满腔心血勤兢栽培,大胆探索不休不止,使中国绘画又结出了彩墨这一极为绚丽的硕果,在中国绘画史上留下了真正浓墨重彩的一笔。每每提及此,在敬佩之余,内心里也总是拳拳不已!先生的彩墨画,在我心中有着很强烈的美感。他以墨为本,通过彩墨实现艺术上的升华;运心于笔,从绘画中寻求心灵的绽放。他的作品,极富本色又富丽堂皇,既清雅飘逸又充满清新;既有现实之写真,又不乏浪漫之情怀。画作色彩绚丽、深沉,浪漫而清宁,令人思索又回味无穷,充满着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先生作画着色非常大胆。蓝色、白色、黄色这些在传统绘画中很少使用的颜色,在先生的画作中比比皆是,处理又甚为得当。乍看似觉突兀,细品觉就该如此,换色就变味,就不对劲儿。有如诗句中的用字,有一字不可改之精妙。先生的作品,还有着很强的韵动感。他用色彩搭配的不同来诠释作品的韵律;用色彩笔幅与轻重的不同控制画面的节奏。把他同一题材的作品连接起来去细细品鉴,会使人感到画面在舞动,作者在吟唱,使观者从内心里发出共鸣而同和之!我很喜欢先生的《荷花》《凤尾竹》,更喜欢先生的《芦苇》。站在《芦苇》前,能深深感到画作的清雅、静谧、恬静、幽远,不含一丝丝火气,不含一丝丝浮华。人在画前,便觉静下心来,似已进入空灵,乃至顿悟出一些平日未能思及的道理。当你面对先生的《芦苇》时,我想一定会有同感。先生作品造诣,已非吾辈所应评论、所能评论,也绝非在此所写区区几字所能涵含。为抒发心内对先生教诲、浇培之恩的感激之情及对先生的崇敬,遂斗胆以述。至此,愧感僭越,心中汗颜。故谨以恭敬之心向先生致意!

 

山西文学艺术界联合主席 张根虎  

 

 

玄素辉华谱心章

彩墨画是彩色与墨色的交响乐。玄素与辉华的有机结合,形成了这门艺术的语言体系,它已经不是惟重笔墨、色不碍墨的传统中国画了。但是,彩墨画的确是中国画的姊妹篇,它是20世纪中国画艺术的生发、衍变,是水墨画的一种对应。在这两种绘画中,墨和宣纸,以及与之相应的传统技法仍占有重要的地位,相同的“血缘”使彩墨画中的传统文化品性仍然十分突出。然而,在民族传统与世界潮流的不断碰撞交汇中,不可避免地要产生新风格,甚至出现新艺术,彩墨画就是这样应运而生的。它是植根于中国本土而广泛兼融世界各类美术成就的突出代表,是一门新的绘画艺术。中国文化的新成就彩墨画的出现是中华文化的新成就。曾记得“文化大革命”刚结束时,一代色彩大师李有行赴大理写生时说过:“我今后要在宣纸上运用中国画的笔墨和精神、水彩水粉画的色彩和技巧进行结合试验,想画成一种新的绘画。”年逾古稀的李有行教授没有机会实现他的理想。林风眠、黄永玉等一代巨擎则在他们的作品中创造了墨彩兼重、以墨托彩、墨彩交融的新风格,使中国画苑增添了新面目。但是,要成就一个新画种,是非常不易之事,在最后登上峰巅者的脚下,总是累积着多少代人的艺术探索成果。彩墨画艺术发展到今天,已具备了成熟稳健的气质风貌和健康新鲜的精神思想内涵,以及丰富多采的独特语系,这是本世纪中国绘画发展的可喜收获,谭兴渠在彩墨画艺术的探索中功不可没。他继承和发展了李有行先生的色彩体系,又在20多年的染织图案设计和研究中外现代美术的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技法经验,与此同时,对彩墨画进行了长期的探索实践,终于在1989年,由某学生集资在省城太原为他的60诞辰举办了艺术大展,彩墨画首次在三晋大地上带来了一股清新的艺术春风。于1990年他访英讲学期间,英国德比学院和当地画廊先后为他举办了画展,德比郡主席莫瑞斯赞誉说:“这是一次高质量、高水平的展览,促进了中英文化交流。”《德比晚报》作了《中国教援一次惊人画展》的专栏评价,更重要的是这次欧洲之行开阔了画家的眼界。回国之后,步入晚年的谭兴渠又一次赶往梦萦魂牵的故乡,追寻他那烟雨山花的童年,爱恋着土生土长的蜡染、扎染和纯朴高华的民间织绣。回到北方后,再度登临漫游了北国的名山胜地和森林草原,悉心体味南北风物人情和四时景象变化,胸中境界继续升华。又是十年的心血,古稀老人为彩墨画艺术登上新的高度做出了新贡献。这本画集,就是为他的90华诞献上的礼物。谭兴渠的彩墨画,作为当代新画种中的一朵艺术之花,当成为艺术宝库中又一新的财富,研究运用这些财富,必将对新世纪的彩墨画艺术产生积极的影响。传统笔墨观念的拓展在以色为主的彩墨画创作中,笔墨的概念不仅有直接继承和发展传统中国画的笔墨方法,可以是水彩、水粉、油画的方法应用和借鉴,还可以是泼、洒、拓、印、染等“特技”,也可以是材质肌理的应用……但是,无论用什么方法,特别是“无笔”画法或“特技”画法,都应当被看成是“笔墨”的延展,虽不用笔或用的不是画笔,都应当以笔墨的精神意韵为标准去审视和把握,要让胸中之“笔”去驾驭材质肌理,用“意笔”去开发、引导、梳理胸中的感受和丰富的联想,把意绪化为“意象”,变“意象”为艺术。绘画与设计相结合谭兴渠是以画家的浓厚情怀、深邃的思想和眼光,去观察、选择、处理、设计绘画对象的。他把绘画美与设计美、情调美与技术美统一起来,他追求的是“绘画的意境、真实性与装饰性的统一”,“用夸张的色彩制造气氛和情调,以求艺术的表现”,以“东方与西方的装饰情趣,用艺术的语言向人们传递大自然无限美好的感情色彩”尤其强调:“我喜欢用明快而华丽的色彩”。谭兴渠的这些用色方法与写生用色方法有较大距离、写生所强调的是“条件色”。而他强调的是“夸张”“华丽”的“感情色彩”和“东西方的装饰情趣”。在技法表现上,常常“运用油画水粉画的浓郁色彩和粗犷的笔触”,同肌理,拓印等相结合;普遍应用“抽象”“变异”、“分解组合”“迁想意创”等装饰手段,在明暗关系虚实处理上随心所欲,在冷暖对比鲜灰关系上以意为之……。这些在写生绘画中很难应用的技巧在谭兴渠教授的笔下广泛应用并产生了浪漫而又真切的艺术魅力。应当看到,能够驾驭这样的创作方法,不仅仅是技术,更是谭教授对古典音乐、舞蹈、话剧、诗歌等文化艺术有着广泛的爱好和领悟。他追求情境交融之美,追求色彩万象构成之美,追求闪烁斑斓出没跳跃的“色音”“纹音”的交响之美,追求热情亲切、自得自在之美,追求生命的搏动与活力之美。这样的思想境界加上几十年的艺术设计功夫,正是形成他的独特风格的重要条件,是他的艺术的基石。色彩的理性与浪漫墨、彩、宣纸的白色,在谭兴渠的画中具有同等的含义——它们都是宝贵的色,彩墨画必须依靠它们的共同作用才能谱写出色彩的乐章。玄素生成黑白灰系列,在画面上表现为墨在水的作用下,与白纸之间所发生的那种蓬勃漫溢的扩张之势和想外涌动渗发的无穷变化,就是传统水墨画中的泼墨效果,焦、浓、重、淡、轻,五色浑化,韵味无穷,西洋画难有此法。谭兴渠在作品中总是精心地保护着这一民族绘画的原汁原味,其内心的民族情结已胜于言表,他拥塞的奥秘之一,就是以墨载色或色墨交融,让各种层次的墨色——黑白灰,托起辉煌。既充分利用黑白灰系列的包容含纳性能,让千红万紫尽收其间,作品中浓郁华丽的颜色加工粗犷的笔触,真可谓鲜明至极!强烈至极!又绝无俗燥浮华之感,其持重磊落的气度,正是在高度的纯净,强烈的率真表达中得以体现,正好符合视觉上和心理上的真实与真情,鲜艳得痛快,强烈得过瘾。进一步研究又可发现:谭兴渠画面上的色彩在总体感觉上是鲜明强烈的。但在画面中真正鲜艳强烈的色彩用量极少,大面积都是沉着的复色和各种层次的灰色,其中也不乏明暗接近而个性鲜明的点点线线。这些色点、色线和变化多端的小色块,用笔松动灵活,似随意而实为严格的秩序网络,是平面构成和色彩构成的综合运用,它们与相对背景(或相对底色)的关系尤为生动有趣,如池中群鱼,沉浮游弋,若隐若现;似天穹繁星,进退闪烁,神秘莫测。谭兴渠的色彩就是这样神奇,既让你得到痛快淋漓的满足,又留给你无穷尽的遐想、回味。谭兴渠用色中点缀之法,是值得细心惴摩的学问,高调中缀重色,低调中缀亮色,能够有效地拉长画面调子,增加明快感,对于点缀色的冷暖和位置安排以及形状虚实也都极有讲究。这里要特别指出,是谭兴渠常常用美丽的虫鸟来点缀画面,画龙点睛,成为主题的焦点,使画面更充实,使作品更完美。谭兴渠对点缀的重视,比他留心安排画中墨浑和空白还要精心,是极用心的!构图的现代感与“一点之美”谭兴渠具有锐敏的观察力,善于撷取和借鉴。生活中的“一点之美”或来自客观规律的“一点启示”,都会激发画家的创作灵感。然后,依据丰厚的生活底蕴,调动毕生的经验对所得题材做进一步裁剪,对所得构思做进一步深化,通过夸张、联想、补充,巧妙运用虚实处理,进一步突出主题,把这“一点”丰富充实起来,达到艺术的真实和感觉上的完美。在谭兴渠的作品中,完全对物写生的很少,因为他不需要再现对象的一切。他深悟艺术语言堂奥,不依赖处处写实、面面俱到的语汇罗列去解释生活,只须把最有审美体会的那一点表现得真切动人,让人过目不忘,主体的刻画就够了。与主体相关的陪衬或环境,虽不细画,却不易画好,这是谭兴渠发挥他的艺术特色的又一广阔天地,他多用意象构成之法来营造出一幕幕动人的情景空间,只要求气氛与主题吻合,不要求太实,也不必求全,但在感觉上必须是完整而充实的。这是画家摆脱了繁琐的生活现象的束缚而大胆创作的结果。谭兴渠的构图方式与他的选材特点和表现方法相适应。因为取的是“一点”,就没必要太大的篇幅,“特写”似的裁取法,借一米左右的斗方幅面,安排景物和色彩处理,注重控制中心而放松四边四角,常以强色造成集中凝聚的丰实感;或以明亮之色配以迸发的肌理造成放射扩大的“冲击波”,有时借纹理方向的统一和颜色的轻重偏置来产生动势。谭兴渠的另一构图特点是注意中西结合的现代形式感,画面强调平面安排而很少追求景深层次。由于谭兴渠的构图,充分地体现了设计感,这就使作品新意更浓,现代风格更加鲜明。画境诗情谭兴渠的作品中,少见宏篇巨构,题材选择总不离水、石、花、蝶。故乡水土不仅是他心灵的栖息地,也是他艺术的源泉,不论他走到何处,不论他面对什么样的生活,山乡的秉赋不会丢失,回归自然的浓情不会减淡。这就决定了这个布依族山村的儿子,从大自然中来仍回大自然中去的心迹。他用彩墨回报母亲,以整个身心投入大自然的怀抱。他的作品饱蘸深情,墨彩浑然成趣,浓艳欲滴,视觉中心色华汇集,情感随色波起伏,弥漫在花丛叶间,而又逐渐的消融、化隐在一片宁静湿润的空间里……谭兴渠以民族的气质和现代意识抒发悠远的山乡情怀,作品中飘溢着自得自在的神韵,涌动着自然的生命气息。马蒂斯曾把自己的画比作“沙发”让人们坐着休息,谭兴渠的画,正如作品中所表现的,是一片宁静的草地,一洼清澈的泉水,一束烂漫的山花。“愿我的画给你一片爱心和春风,给你带去温馨和欢愉。”——这就是老艺术家以水墨般的情怀和绚丽的视野谱写的心声。                                                                                                                  陆贤能



TAG: 太原
相关文章